律師事務所管理、信息化、法律相關文章
律師界高度關注律師事務所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


“這個作業太大了,光看完就累死了!7月25日,部分律師在給記者的回信中大吐苦水。

這里所指的作業,是指司法部7月18日出臺的兩部規章,《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這是為了配合實施修訂后的《律師法》而發布的,自發布之日起施行。
新修訂的《律師法》于今年6月1日施行。在《律師法》生效后這么短的時間內,司法部即出臺了相應的規章,接受記者采訪的律師認為,應肯定主管部門的工作效率及對律師工作的重視。

接受記者采訪的部分律師開玩笑說,仔細通讀長達15000多字的兩部規章,再來比較分析,還真是件“苦差事”。大多數人表示,他們只是尋找了各自關注的焦點。歸納起來,有以下方面受到了律師界高度關注。

“獵犬”律師辦案管理軟件智能的權限管理和人事管理,還有各種案件報表、賬務報表

關注一:特殊的普通合伙

盡管“特殊的普通合伙”在字面上很是拗口,但接受采訪的嘉和律師事務所覃華、北京易行律師事務所劉玲等律師不約而同地認為,《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具有劃時代意義,堪稱中國律師事務所發展史上的里程碑。

至此,中國的律師事務所已經有了國辦所、合伙所、個人所三種法定形式。其中,合伙所又細分為普通合伙和特殊的普通合伙。

劉玲律師認為,如果把律師所比喻成海上的船,那么“特殊的普通合伙”所就是航空母艦。中國律師行業經過近30年的成長,在北京、上海等地已經出現了較多的規模大、影響深遠的“大所”。打造中國的律師所航空母艦、培養律師行業內的老字號的確是時代所需。

覃華律師也指出,有限責任合伙制在行內討論由來已久,如今苦苦的期待已經變成“現實”,有了詳細成文的規定,這就為律師事務所的進一步多元化發展提供了法律依據。

1998年合伙所出現后,推動了中國律師業的大發展。如今,特殊的普通合伙制的出臺,是否必然帶來中國律師業的“大所”時代,一些接受采訪的律師持保留意見。

特殊的普通合伙與普通合伙的最大區別就在于合伙人承擔的債務責任!堵蓭熓聞账芾磙k法》第三十八條對此作了明確規定。但這一規定,在煒衡律師事務所李肖霖律師看來,并沒有讓全體合伙人松一口氣。因為減輕的條件僅限于一個或數個合伙人,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事務所債務的,其他合伙人承擔有限責任。但合伙人在執業活動當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律師事務所債務,其他律師還是需要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覃華律師也認為重大過失如何界定,以及非合伙人所造成的債務又應如何承擔等問題也尚未得到解決。

關注二:一次性告知

在一些律師看來,律師事務所構建門檻高低,并不成為他們關注的重點。他們關注的是律師自身權利構建,能否適應法治歷史使命。

北京連縱律師事務所李毅律師認為,與過去試行的律師執業行為規范相比較,《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宗旨不同,體現了對律師的執業保障;同時對律師的定義也有所不同,突出強調了委托人與律師服務的關系;《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四條新增的條款,使律師職業的保障有了專門的法律規定,有利于律師減少顧慮,更好地服務于當事人,忠實于法律,更多地發揮主觀能動性。

歐亞嘉華(中國•廣西)律師事務所張樹國律師也認為,《律師執業管理辦法》中尚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既強化了司法行政部門對律師的監督和管理,又加強了司法行政機關的效能建設,有利于提高行政機關的辦事效率。

辦法中第十三條第二款就被他稱為“司法部的超前之作,其他部委應仿而效之”。這一款規定:設區的市級或者直轄市的區(縣)司法行政機關對申請人提出的律師執業申請,申請資料不齊或者不符合法定形式的,應當當場或者自收到申請材料之日起五日內一次告知申請人需要補正的全部內容。申請人按要求補正的,予以受理;逾期不告知的,自收到申請材料之日起即為受理。

張律師指出,條款中的“一次告知”以及“逾期不告知,自收到申請材料之日起即為受理”的規定,在以往的行政機關中并不多見。這些規定一方面保障了律師的權益,另一方面對司法機關行政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利于加強行政機關的效能建設、提高辦事效率。這也彰顯了司法部敢于依法辦事的決心。

而對于第四十一條關于“律師應當妥善使用和保管律師執業證書,不得變造、抵押、出借、出租”,這一過去沒有的規定,律師普遍評價為填補了立法空白。

關注三:律師作為人大常委不得執業

對于《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張樹國律師幾乎逐一進行了點評,在指出辦法新的亮點的同時,張律師也指出了其中的不足。

比如,關于律師轉所的相關規定,在“辦法”中予以了明確規定。張律師認為美中不足的是,涉及跨區域之間的變更執業機構,在連續辦理手續過程中的規定尚不明確。

然而,最令他擔憂的,卻是第二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律師擔任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組成人員的,任職期間不得從事訴訟代理或者辯護業務。

張樹國律師現任廣西自治區政協常委,他清楚地知道,律師當選為人大代表或者是政協常委只是一種身份象征和義務,并沒有得到有關的補貼。如果按照辦法的規定,身為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組成人員的律師,任職期間不得從事訴訟代理或者辯護業務的話,那就意味著律師沒有了收入來源。

基于此,張樹國律師對于第二十七條第二款的出臺表示不解。同時,他認為,這一規定,在未來一定時間內將會成為各界高度關注的焦點。

轉自:http://news.sohu.com/20080727/n258403519.shtml

迪奕與中國律師及企業共勉!
法律聲明網站地圖誠聘精英客服中心友情鏈接經銷商加盟登錄郵箱
a片人禽杂交zozo-18禁网站-最新zooskoovideos自慰-在线观看黄色视频